0%

淡淡茶香,隨著白煙冉冉而旋升;朱紅眉批,整齊堆疊於黃頁上頭。知縣大人端坐桌前,正為書中大片留白處,增添數個紅通通的方塊,緩緩落筆後,嘴中喃喃自語,像似細聲呼喚剛誕生的文字,雙眼微微露出滿意神態,連日處理龐大繁瑣公務,身心早已俱疲不堪,難得此時有片刻安寧,心中嘆道:「世上能品茶讀書是何等快事」。

舉杯想喝口上等好茶來犒賞自己時,便聽到外頭有人大聲嚷嚷。

「大人!不好了!不好了!出事了!」,府上管家一邊喊叫,一邊急急忙忙衝進書房。

閱讀全文 »

八點三十分,圖書館大門準時開啟,緩緩朝自修室邁去,踩著似曾相識的路線,帶領我坐在熟悉位置上,攤開厚厚的書,眼神若即若離地,盯著昨天沒看完的章節。

八點三十五分,轉過頭,小聲問著坐在左手邊的男子,「你在幹嘛?」。

男子向我瞟了一眼,徐徐地吐出「看書啊!」,我的雙眼迅速映入一付明知故問表情。

閱讀全文 »

無法解析文字的雙眼,空氣暢行無阻的耳朵,喘息若有若無的鼻子,英雄無武之地的舌頭,關起思考之門的大腦,痛苦呀!

閱讀全文 »

聞到熱血沸騰的氣味,已經失去理性。

嗜血是我的本性,縱使前面困難重重,也要一步步向你靠近;
嗜血是我的天命,縱使冒著生命危險,也要一口口把你吸乾。

請不要覺得我很殘暴,因為~

閱讀全文 »

當眼睛有物遮蔽時,所能見的僅是遮蔽物,視野極其狹小,而無法自知自覺,索性以管窺天,四周美景形同虛空,甚至連危險也視而不見,舉個上班車潮為例子,觀察到上班族或是「孝子」載子女上下課,由於時間的因素,不免橫衝直撞,以機車族最為兇猛有力,敢逆向行駛,不時為躲避來車,便急於切回原車道,往往這個「急」字,就容易釀成大禍,常常造成後方來不及剎車,自身因此受傷,嚴重可是會背上刑責,為何要這般鋌而走險呢?是趕時間遮蔽了他們雙眼,為了搶快而犯傻,故佛家云:「眾生迷而不悟」,迷戀而不知醒悟,為了眼前事物,已不管自身生死大事。反觀自己不禁想問:「我有醒悟了嗎?」

要做到「觀自在」真是一件困難事情,情緒很容易被牽著走,受到一點擾動便產生極大波漣,原來這些情緒是為了保護自己免於傷害,但現在卻成為負擔,佛家把它們視為「障」,難道要完全去除人性才能成佛嗎?若完成移除人性後,人在這世上還容得下嗎?因為在人世間已無人性,便在也無法與人有互動,這樣說法是否太極端,佛也會入世幫助他人,可見佛並未捨棄人性,並非像理學那樣「存天理,去人欲」。

叔本華的高傲與孤僻,真令人無法恭維,可能是我不瞭解那年代的時空背景,所以才不能接受,或許在那種環境下,他已經十分委婉地表達,我不能用現在的觀念去批評他,這對他才是公平的。

我認為他對人性是採負面且真實地刻劃出來,然而,他對這種人性的態度是遠離它,使自己免於受到傷害,看似消極實為積極。

首先,我們無法也沒有權力去改造別人,使他變成我們心目中所計劃的那樣,這對他來說是殘酷的,無法按照自我意識發展的人是非常不幸,值得大家的同情與憐愛,其次,雖然無法去改變他人,但能調整自己的思維與行動,進而成為自己所想的那樣,總結這二點,可以得出叔本華在面對這無力扭轉人性負面的局面時,他選擇朝自我最大舒適調整,使自己能與這世界保持恰當連結,不致於過份脫節。